首页 > 聊聊那些互联网的大小事 > 瞧瞧这些小故事 竟然是互联网思维的原形?
201404月28

瞧瞧这些小故事 竟然是互联网思维的原形?

当新辰看到这些小故事的时候,大吃一惊,感慨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,这些故事竟然是互联网思维的原形!人们都说互联网思维是区别于常规思维,使用网络达到目的的新模式,而且现在已经是全面网络的时代了,互联网深入人心,可是,你所不知道的互联网思维是来自我们的祖先那里,接下来新辰为你一一揭开那道神秘的面纱……

故事一:“操两可之说”

邓析是春秋时期的一个很有意思的人,别人评价他是“操两可之说,设无穷之辞”,讲一个他的故事:郑国有一富人不幸被洪水淹死,尸体被某人捞起。死者家属得知后,想出钱赎回尸体。但得尸者要价太高,死者家属无奈,便请邓析出主意。邓析说:“不急买,别家不会买。”过了一阵,得尸者见死者家属不再来赎尸,情急之下也去请邓析出主意。邓析说:“不要降,别处买不到。”xiaogushihulianwang

疑似案例:微软洽购雅虎再陷僵局

柳暗花明又一村,山重水复已无路。买是不买,还买得到吗?卖是不卖,还卖的掉吗?邓析会对微软说:不着急买,它找不到你们这么好的买家;邓析转头对雅虎说:抬价,它买不到你这样合适的公司。

不过话说回来,这个尸体还真未必只有一个买家想要。聪明的你,能想出为什么吗?

 故事二:“子贡赎人”与“子路受牛”

还是春秋时,鲁国有一条法律:鲁国人在国外沦为奴隶,有人能把他们赎出来的,可以到国库中报销赎金。有一次,子贡在国外赎了一个鲁国人,回国后却婉拒了补偿金。然而孔子却说:“赐失之矣。自今以往,鲁人不赎人矣。”另一次,子路救起一名落水者,那人感谢他,送了一头牛,子路收下了。孔子评价说:“这下子鲁国人一定会勇于救落水者了。”

疑似案例:奥运会的网络转播权益。

奥运会以前没有网络赞助商这一说,所以其相关权益怎么保护?没有明确的规范;搜狐拿了赞助商资格,奥运报道资源的优势已有明显体现,目前又拿了视频转播权;国家版权局也适时出了文件,称要打击盗播奥运赛事,连个人都不放过。但如果真的要一刀切严格执行,会如何?

但新辰总觉得“过分”地保护官方合作伙伴,对奥运会的商业化运作是好事,但打压网媒整体影响力的消极意义也很明显。

 故事三:鲁男与柳下惠,及孔融之死

咱们继续《孔子家语》里的一个故事:鲁国有一男,光棍;邻居有一适龄女,寡妇。某夜暴雨,寡妇家的屋子漏了,就去投奔这个男的,男的却不开门。寡妇说,子何不仁而不纳我乎?鲁男说:吾闻男女不六十不同居。今子幼。吾亦幼。是以不纳也。寡妇反驳说,那你怎么不学柳下惠呢?鲁男的回答:柳下惠做得到,我做不到,我现在正是在以我之不可学柳下惠之可啊。

疑似案例:范跑跑与郭跳跳

新辰猜你一定知道这个互联网上讨论的一大热点吧!一个地震之中抛弃学生先跑的教师,一个高举道德大棒的时评家——你支持哪一个?或者哪个更令人讨厌?

反感但同情范:他没做错,但他不该说那些话,至少不该在非常时期公开挑战社会约定的道德规范。做不了柳下惠,可以做鲁男;做不了鲁男,可以做沉默的大多数;至少不要做孔融,死了也得不到理解。

反感且痛恨郭:不可靠的道德高人,高尚得近于虚伪。听听夫子教诲:期于至善,而不袭其为。要求每个人(尤其男光棍)都接受柳下惠那样的考验,非坐怀不乱者一棒子打死,可行吗?

不过呢,新辰觉得,这个问题还真不好讨论啊,如果事情发生在你身上,也许你也会迷茫了,因为这便是人性!

呵呵,不知道当你看完这篇文章的时候,感觉怎么样呢?不过新辰认为,现在真是处处充满了互联网啊,比如现在有人种树苗,不再是以往的拉出去卖了,而是不出门在网络上便能卖完了;还有鱼苗、小鸡、西瓜、白菜啊……太多了,什么都是网络,这便是科技!科技改变着生活,我们身为网络人,也在创造着生活,你觉得呢?

此文章由新辰写于新辰博客 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xcen.cn

文章作者:新辰
本文地址:http://xcen.cn/289.html
版权所有 ©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!

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.

发表评论